苏澜画

何以解忧,唯有叶修。

【all叶】友谊的小纸船说翻就翻 (上)

ooc ,单纯想写他们撕逼罢了。(虽然也没大撕起来



(1

时间:世邀赛之后 地点:霸图训练室,旁边的厕所

叶修挺无奈地看着把他弄进厕所第二个隔间,之后跟着进来顺带锁上门的张佳乐,觉得对方稍微有点智障。

“说事就说事,干嘛进厕所?”

“你懂啥,我是为了让你膜拜一下霸图的洗手间,知道我们身为豪门战队的资本。”废话,在厕所当然要说污污的事,之后能搞到房间里最好了。张佳乐在内心嘿嘿笑。

叶修觉得张佳乐不仅智障,脑子还有坑。

“.........然后你想让我说说感想?哦,蛮香的。”他当然不会想到张佳乐会把厕所当作表白的地点,还磨磨蹭蹭地不敢说出口。

于是叶修颇为耐心地等待着,虽然在他的认知里张佳乐平时就比较二,但不会二到把他拖到厕所里支支吾吾,所以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告诉他。

然后两个人含情脉脉地对视了很久,多久呢,久到缩在墙角里的那只围观全程的小蛾子都忍不下去了,表示你不行我来。

真不愧是霸图产的蛾子。

其实张佳乐也没那么怂,他平时还是很汉子的,主要是叶修那双吸光的眼睛实在是太亮了,他俩身高差不多,平视很容易,于是他就能轻而易举地看清叶修眼睛里沉淀的东西,跟平时不一样,现在这里似乎隐含笑意,告诉他别着急他可以等。

慢慢地张佳乐就把内心里残留的不安赶跑,终于想要开口告诉眼前这个认识了十年的家伙他有多喜欢他。

然后敲门声就响了。

张佳乐:.........操!

叶修:...............?

张新杰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:“请二位不要在卫生间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开着灯说话,这样十分浪费。还有,队长在找你们,想要具体探讨下今天友谊赛的事情。最后,张佳乐前辈能解释一下为何霸图的洗手间里有蛾子吗?”

无辜的小蛾子:excuse me ???!

因为被打断十分烦躁和更加无辜的张佳乐:我他妈怎么知道!

全程蒙逼的叶修:........奇怪了,张新杰平时不这么暴躁和刻意针对某人的啊,张佳乐搞啥飞机了?

以上这个温馨美丽的小故事告诉我们,在厕所表白一定要关灯哦。

(2

喻文州这时候的心情有点微妙。

首先是黄少天,他活泼开朗的副队,跑到他房间,十分郑重地开口:“队长,我.......喜欢上了一个人。”

喻文州稍微掩饰了脸上的微讶。蓝雨剑与诅咒在赛场上默契十足,私下里虽然也形影不离,却也不是事事相告。何况喻队平日里十分注重队员的隐私,当然也有他素来温和内敛的本性在里面,这都导致了他对黄少天的感情生活不甚了解。不过少天这时候来找他,也许是认为他能提供有效的建议?

意外地从没谈过恋爱的喻文州有些微的苦恼。

不过这些他当然不会表现出来。

“少天是来寻求帮助的吗?不介意的话,我可以稍微提点看法的。”他礼貌地没有问姓名,只是含蓄地表达他可以提供帮助,毕竟是好搭档,他也不希望黄少天的情路走得太过坎坷。

“哎呀队长你真实懂我!嗯是这样的,我和他认识很久了,我应该算是他周围圈子里关系最好的朋友了,本来我也当他是朋友的啦,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越来越关注他,以前看不太惯的习惯也慢慢顺眼了,总之觉得他哪里都好!各种想把他娶回家放着宠着!然后把他的坏习惯都改了把他养胖了抱着一定很舒服……”

感觉被秀了一脸的喻文州:.........我就知道。

“少天,”他十分有技巧地在黄少天喘气的时候打断他,温文道,“可问题是你还没把那个人娶回家啊,现在说这些也没用。”

黄少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了。

“不过,你可以从她的不好的习惯下手,试着去关心她,比如,嗯,可以问一下她的习惯吗?”喻文州怎么会让副队失望,尽心尽力地以他几乎没有的经验出主意。

“我想想啊,抽烟,经常熬夜,总是让我帮他抢boss,爱吃泡面......”

喻文州皱眉:.......这扑面而来的熟悉感.....

“.......还总是满脸嘲讽,虽然都是大实话吧,但这嘴特别厉害,真想给他堵上......”

喻文州面无表情,十分诚恳地再次打断了黄少天:“少天,恐怕我无法帮你啊,我没谈过恋爱呢。时间不早了,也要开始训练了,我们走吧?”

向来精明的喻队并没有想到,他有一天竟然也会被自己的副队摆一道。刚才黄少天从一开始就是故意的,让自己知道他喜欢叶修,并且来秀优越?

呵呵。

喻文州在训练结束后回到房间拿起手机,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温柔道:“下周就是蓝雨和兴欣的友谊赛了,前辈有空和我出去走走吗?”

找情敌撕逼算什么,直接上手追人才是正道。

不过在约定那天意外看到围在叶修旁边的黄少天的喻文州,有了一种拼着手速也要和对方在竞技场谈人生的冲动。

TBC

就是个短篇嘿嘿嘿。老叶几乎没露正脸,我的锅。不过最近老是被肉塞满脑子,写个小清新的撕逼,证明战队内部的和谐友爱。

喜欢留言哦。

评论(6)
热度(74)

© 苏澜画 | Powered by LOFTER